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城建教育打工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绿色

环保人物

南瓜香甜

2020-07-31 09:11:19  来源:北京日报

  南瓜,在我的老家又称北瓜。它形状各异,圆的、扁的,葫芦状居多,还有长长的,似牛腿,人们干脆叫它“牛腿子瓜”。近年又有新品种香炉瓜,瓜下有三只足,是观赏品,也可食用、入药。

  栽种南瓜,要求不高,沾地就长,好侍弄,只要在生长初期,稍加呵护留心就有收获。育秧,要选籽粒饱满的瓜种,撒在松软的地里。为防“倒春寒”,母亲还小心翼翼地盖上一层薄膜,成为温床。不到十天,一丛丛鲜嫩幼芽就破土而出,露出葱翠欲滴的笑脸。栽种南瓜的地方,多选在山边地头,整挖成条垄状。栽种前打出小宕,放上生活垃圾沤制的土杂肥,做基肥。移栽后,每天用清水安根。成活后十几天,就开始出新叶,这叫“车盘子”。这段时间最要紧的是防虫。读书时,放暑假回家,每日天不亮,母亲就喊我起床掩南瓜灰。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拎起满满一竹篮子草木灰,逐块逐棵将灰撒在盛满露珠的南瓜叶上。如遗漏了哪棵,那红红的小瓢虫,会在一天之内把嫩叶吃得光光的。少睡了早觉,露水打湿了裤管,但看着南瓜一天天长大,心里还是甜丝丝的。这会儿,南瓜向下扎根,向上长藤,一天都不会歇气。南瓜牵藤前,适时浇肥,铺上一层烂稻草,减少水分蒸发,再砍一些树枝、竹丫,搭成瓜架,因势利导,让其牵藤、通风,就不再需要费时费工了。

  南瓜开的花,大朵鲜艳灿烂,招蜂惹蝶。倒是结出的果实,离开了灯光灿烂的舞台,弄得满脸皱纹,长的扁的,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    

  刚结出来的南瓜,拳头那么大,绿茵茵的,看了惹人欢喜。摘下来做菜,味道鲜美。不过,母亲舍不得摘它,要让它长大,成为成熟变色的黄北瓜。    

  摘南瓜, 是秋天里的重头戏。太阳很快把晨露烘干了,天还有些燥热,母亲带着我钻进闷热的刺窝笼里,将躲在草丛里的南瓜一个个摘下来送到路边,然后再一趟又一趟地挑回家。摘南瓜,看似轻松,其实不然。先要进行一番“火力侦察”——看看草丛里有没有黄蜂窝。倘若一头钻进去,惹动了蜂窝,黄蜂倾巢而出,四处乱飞,蜇得你疼痛难忍,厉害的还会红肿好一阵子。干这活还要心细眼尖,稍不留意,南瓜就躲猫猫,从眼皮底下溜走。漏掉的南瓜,一过霜降,就要受潮烂掉。我知道,从一粒种子,到生根发芽,拔节生长,再到开花结果,每一棵南瓜,母亲都曾像对待孩子一样,精心细致地侍弄。到手的果实丢了,岂不可惜!    

  不一会儿,瓜架上的荆棘就把我的胳膊划得生疼。看着山坡边、塘埂下望不到头的瓜地,我有些不耐烦,没好气地对母亲说:“娘,这么多的南瓜,我们这辈子怕都摘不完!”母亲自然听出了我的话中之意,并不嗔怪,反而笑了,她认为这是最吉利的话了,朗声说:“一辈子都摘不完才好呢!你要是累了,就歇会儿吧。我一个人慢慢来。”听了这话,我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又一头钻进了瓜架下。    

  母亲猫着腰,钻进槎丛、刺窝里,摘下南瓜,堆放在路边。我挑着粪箕,将它们一个个挑到家,收工时,厢房里的南瓜堆得老高。

  南瓜,一身是宝。根可入药,南瓜花煎鸡蛋,炒嫩瓜丝,南瓜叶、茎,都是当下时兴的菜肴。在家乡,那令人难忘的年代,南瓜一直与我们居家过日子分不开,踏实中充满甜蜜。中午、晚上,南瓜是主食。蒸南瓜,甜甜的,粉粉的,味道极佳。热的,正餐吃;冷的,当零食。吃腻了,母亲就变着花样,做南瓜粑,煮南瓜饭,搞南瓜糊,给我们换换口味。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在中学读书,学校食堂用南瓜加点辣椒米做菜的时间,要占半个学期。那时候学生不用交菜金,南瓜都是师生们利用课余时间,在校园内的山坡上栽种的。虽不说丰衣足食,自己动手倒是实情。在乡间,霉烂的南瓜也不糟掉,那是上好的猪饲料。剖开南瓜,轻轻捏出瓤子里的瓜籽,用水洗净,晒干装进陶罐子里备用。炒熟了的南瓜籽喷上盐水,香脆可口,是农家待客的好东西。每次老师来家访,没什么好招待,母亲总要炒满满一碟子,倒进老师的口袋里,说是“香香嘴”。皎洁的月光下,吃着南瓜子纳凉,听瞎子大爷高先生说《岳飞传》,听大人们海阔天空地白话,那是孩子们心中盛大的节日。    

  南瓜养活了一茬又一茬的人,让生命勃发生机。我们永远不忘南瓜的香甜。(黄骏骑)

编辑:高子惠

高清图片

健康生活

生态旅游

曝光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